联系瑞彩- 在线留言

欢迎来到河北瑞彩科技有限公司LED显示屏网站!

瑞彩科技——LED显示视觉品质创建者 全品类LED显示屏一体化服务企业

服务热线0311-66686768

热门关键词: LED显示屏LED照明LED拼接屏LED屏租赁LED球形屏橱窗屏 透明屏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 >

廊坊LED显示屏史上最大芯片缺货潮的背后!

文章来源:www.hbrcled.com 作者:瑞彩科技 浏览: 发布时间2021-02-25 10:06【

文章转载自:中国半导体论坛


近日,台媒《苹果新闻网》邀请台湾力晶集团创办人黄崇仁,探讨了当前这一波半导体史上最大缺货潮的背后原因。


黄崇仁表示,这一波的强劲需求来自于成熟制程,过去几年来都没有人扩产,而且5G、AI、车用电子等应用发展才刚刚开始,这次的缺货潮很难解决,现在是“价格决胜负”才能拿到产能。


黄崇仁说明,过去2016~2019年以来,全球晶圆代工的生意都是平稳,只有台积电的先进制程一直在成长,不过这次引发的需求均来自于40奈米以上的成熟制程,加上中国发展遭到贸易战冲击而不如预期,使得全球成熟制程的产能严重供不应求。


黄崇仁也说,这一波的缺货程度远超乎预期,3个月前就知道会有缺料的问题,每天都要接很多老板的电话要产能,之前说要几千片,之后变成几百片,上周开始变成几十片,可以想见就连几十片的产能都要抢,缺货吃紧程度可见一斑。


晶圆制造产能供不应求的情况何时能纾解?黄崇仁直呼,真的很难!先前与台湾地区“经济部长”王美光开会讨论车用芯片的事情,我们这5家厂商都说没有产能挤出来。台湾半导体产业地位,在这次疫情爆发及车用芯片大缺货下,再度受到各国重视。


首先,黄崇仁说,观察全世界半导体生产制造,黄崇仁说,从美国、日本、中国台湾、中国大陆、新加坡、欧盟等6大区域来看,台湾最便宜、最具有竞争力,而台积电近几年来注重14奈米以下的先进制程,台积电在先进制程技术独大,加上服务的客户以辉达、超威、赛灵思、高通、苹果、海思/华为为主,因此产能很容易规划。


以超威为例,黄崇仁说,超威改变策略,将制造委外台积电之后,成功的追上了英特尔,毕竟要盖一座12吋厂的投资成本太大了。


第二,黄崇仁说,回顾2016~2019年期间,全球晶圆代工的生意都很平稳,只有台积电的先进制程一直成长,因此,过去在成熟制程40奈米以上几乎没有人扩产,原本寄望中国大陆产能会起来,但也受到美国政府打压,没有新产能出来,现在大家也不愿意在8吋旧厂扩增成熟制程的产能。


从需求面来看,黄崇仁进一步说,5G、AI、车用电子等应用才刚开始发展,举例来说,4G时代最多是5亿个信息汇流,5G则有高达600亿个信息汇流,所以有高达600亿个的装置,这些里面都要各式各样的IC、内存等,光是5G手机里面的电源管理芯片即较4G手机要多出2~3倍之多。


黄崇仁解释,为什么缺产能为什么缺这么凶,光是电源管理芯片数倍增加,将联电、世界先进等8吋产能塞满了,进一步排挤到面板驱动IC,导致驱动面板IC的订单还转移到大陆去。


另外一个大生意就是CIS传感器,黄崇仁说,三星为了跟索尼一拚CIS传感器市占率,将DRAM生产设备转去做CIS传感器。以黄在半导体产业拥有快30年的历练,他直说,“我对DRAM的价格很精准,一看到三星、SK海力士把消费性内存的生产线转到CIS传感器,就知道DRAM会缺货了。”


黄崇仁叹,光是要解决5G、AI的需求都已经很难了,更何况是车用芯片,车用芯片大厂包括英飞凌、意法半导体、恩智浦、瑞萨等砍单在先,台积电本来告知客户不要砍单,一旦砍单了,下一个客户补上来了,就不能再释出产能,现在变成全球有数百万台的汽车不能出货,其实芯片只有几百元,可是汽车上百万元价值,却因为芯片不能出厂。


黄崇仁直言,这次的缺货不像先前笔电、显示器、电视等需求带动,还有5G、AI、汽车自动化等趋势迎来,现在到底谁要牺牲?在全球晶圆缺货潮,每一家厂商都愿意接受涨价,当大家都要抢产能的时候,必须以“价格决定胜负”,竞标产能成为现在的现象。


黄崇仁看好台湾晶圆代工产业前景,他说,“缺货问题很难解决,现在甚么都缺,不缺货的只有NAND Flash”,而从晶圆代工厂的角度来说,获利不但会往上走,价格也将有系统地往上拉,以前根据半导体的摩尔定律,一定会跌价,现在倒过来走,今年平均价格较去年相比会涨很多。


如何看待大陆发展半导体产业


力晶集团创办人黄崇仁认为,中国大陆发展半导体难度高。


黄崇仁说,半导体产业非常精密,大陆没有像台湾一样做的这么精密,大陆会成功的是LED、太阳能、面板,这些是标准化的,但半导体不行。“发展半导体需要完整的团队,不是砸钱盖厂就可以了!”黄崇仁一语道破关键。


他说,以台积电老将蒋尚义为例,蒋爸就是没有团队,而台积电可以成功,就是一贯的策略,从头到尾的执行,一整个团队是完整的,不是随便招兵买马就可以做起来的。


另外,黄崇仁也透露,当初联电技术支持的福建晋华就是完整的团队,发展的可能性很高,当时美光也发现到一点,所以决定大动作兴起侵权诉讼。


据报道,从1996年到2010年间,联电积累了近15年DRAM制造经验,内部DRAM团队人数一度超过150人。凭借这个坚实而稳定的团队,联电掌握了丰富的DRAM知识和经验。现任联电共同总经理之一的简山杰,就曾在1996年担任开发DRAM产品的RAM制程开发经理。除了传统的DRAM技术外,2009年联电更成功开发了属于自己的嵌入式DRAM制程技术,这比制造标准型DRAM的过程要复杂得多。在与晋华的合作中,负责DRAM项目的研发团队成员接近300人。可以看出,美光针对晋华发起的诉讼和后来美国政府的制裁,更像是恐惧竞争对手成长起来而发起的“自救”行动。


至于近来三星也积极投入CIS产能、先进制程布局,对此,黄崇仁直说,我不怕三星,因为三星是IDM厂,最大的部门还是内存,当有自己的产品时,所有的资源、好处都要给自己的产品,外面的客户不会拿到最 好的产品。


举例来说,黄崇仁指出,三星采用了EUV,也是为了自家的内存,像绘图芯片大厂辉达(nVidia)有一阵子本来要去三星投片,价格便宜25%,结果发现还是不如台积电的做出来的产品。以前只要听到三星就皮皮挫,现在展望未来3~5年,不管是台积电或者是台湾的晶圆代工业都非常的稳。

来源:中国半导体论坛



免责声明: 本网站部分文章、图片、字体和信息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行为,为保证您的权利,请提供相关证明! 如本网站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,请来信或来电通知,本网站将给予立即删除。